母子兩性愛的歡樂日子   乱伦小说   点击:加载中

母子兩性愛的歡樂日子

星期六下午,我早早的就回到了家,我知道兒子明天不用去上課,那麼今晚,他一定會和他的母親,傾心盡力的做愛的。

  我在屋子裏面到處尋找,可以看到自己房間裏面,和兒子房間裏面狀況的地方。兒子的房間還好,陽臺上他的窗戶一般都不會將窗簾拉實,其實是兒子的窗簾壞了,就不能拉到緊實。

  我的房間比較難辦,有窗戶但在牆上,房間隔音又好,我轉了半天也沒法子,只好作罷。我打了個電話給妻子,說我今天單位有事,不回來了。放下電話,我的心裏有種在犯罪的感覺。我關了手機,期待著家裏的好戲上演。

  妻子在五點不到就準時回家了,我依舊躲藏在三樓的儲藏室裏面。觀察著家裏的動靜。妻子回家後就開始忙著作飯。我又聽到了妻子在廚房裏面哼起了歡快的歌謠。

  五點半不到,兒子叫門了。我的心激動起來。

  妻子放下手中的活,滿臉喜悅的給兒子開門。

  兒子一進門,就在妻子的臉上親了一口。

  「媽媽,我回來了,飯做好了嗎?」兒子換著鞋,問他母親。 

  「在做呢,你看會電視,馬上就好,餓了嗎,要不要先吃些東西。」妻子笑著回到廚房。那時我才覺得兒子和妻子,已經真的不像一對母子了,倒像極了一對年輕的情侶。

  「不要,媽媽,等你做好了再吃吧!」兒子也跟著進了廚房,從後面摟住了他母親纖細的腰肢,在他母親的脖頸處嗅著。

  「嗯,乖兒子,」妻子嬌笑著,扭動著脖子。

  「別動媽媽,快出去,你這樣媽媽怎麼做飯啊。格格。」妻子的笑聲在我聽來是那麼的淫浪。 

  「媽媽,明天是星期天。」

  兒子在他母親的耳邊咕噥著,我看到他的手,已經從他母親的腰下探了進去,伸到了妻子的胸口,在他母親柔軟高聳的胸口動著,妻子輕笑著。抬起上身,一會,我就看到兒子將他母親的胸罩,從衣服裏面拿了出來。 

  「星期天又怎樣?」妻子回頭,眼裏已經開始閃爍著淫蕩的火花。

  「你不怕被你爸爸回來看到。」兒子的動作僵了一下。

  「咯咯,膽小鬼,媽媽騙你的,你爸爸今天公司有事不回來了,所以說,你有的是時間,快,讓媽媽做飯,吃好飯,你想怎麼弄媽媽就怎麼弄,好嗎?」妻子嬌笑,著扭動著曼妙的身軀。

  「嗯,不嗎!媽媽,你好香,讓我聞聞。」

  聽說我不回家,兒子放心了,手上的動作大了起來,臉也湊到妻子的脖子上,親吻起來。

  兒子的手在妻子薄薄的毛衣下面大肆的動著,看那手型,像在捏弄他母親的乳頭。妻子歎了口氣,不動了,眼睛也小佳的閉上。似乎很舒服的讓她的兒子捏弄著,我知道妻子那敏感的成熟的乳頭,一定被兒子摸弄的硬起來了。 

  「媽媽,乳頭大起來了,好硬啊!」兒子在她母親的耳邊說。

  妻子扭了扭腰,含嗔帶羞的回頭白了一眼兒子:「壞蛋,一回家就欺負你媽媽。」

  嬌媚的妻子讓兒子興奮,他將下體靠到了他母親的臀部上。 

  「媽媽,我也硬了。你看!」兒子努力的挺起下身,妻子回過頭,低下眼睛,看到了兒子胯間鼓鼓囔囔突起的一團,笑了。

  「不害臊,媽媽才不要看你這醜東西呢!」又咬著唇,白了兒子一眼。

  兒子的手揪住了妻子漲大的乳頭,在牽拉著,旋轉著。

  「媽媽,我想聞聞你下面的味道?」兒子在他母親的耳邊低低央求。

  我的心裏熱了。他的母親怎麼能抗拒這樣的兒子呢。

  「咯咯,那呆會媽媽去洗澡的時候,把內褲脫下讓你帶回房去,你晚上就不要來糾纏你媽媽了好嗎?」妻子淺吟低笑著。模樣又淫又浪。

  「嗯,不,我現在就要!」兒子的手伸到了他母親的腰間,解他母親的褲子。

  「嗯,壞東西,媽媽一天又沒洗又沒換的,髒死了,不要啊!」妻子的臉紅了。不依的扭動著纖腰。

  兒子的手卻已經揭開他母親腰間的扣子,雙手用力,將他母親緊緊裹在豐滿突翹的屁股上的牛仔褲往下扯動著。

  「壞小佳,不要啊!」妻子臉紅如火,卻配合著兒子的動作,扭動著豐盈的屁股,幫兒子將緊裹在身上的褲子除下。

  我看到了妻子雪白豐滿的屁股露了出來。那淫穢的場景讓我口裏發乾,心跳加快。

  妻子抬起一條腿,兒子將妻子的一條腿從褲子裏面完全脫了出來。

  「壞蛋,你壞死了,一回家就這樣,你也不怕媽媽著涼啊!」妻子回頭嗔怪兒子,眼中儘是訴不完的蕩意和媚態。

  「媽媽,我就是喜歡你這裏的味道。」蹲著的兒子,將臉埋在他母親雪白豐滿的深深的屁股溝中,久久的抬起了頭,低低道。

  我看到兒子的鼻尖上面有了水濕。我想妻子的下身可能已經濕潤了。我感覺自己的欲望在燃起。

  妻子的臉上有了羞澀的紅暈和淫蕩的淺笑。回頭看著蹲在她屁股下面的兒子低聲道:「壞兒子,髒不髒啊?」

  「才不,我的媽媽最乾淨,最香了。」兒子看著他的母親笑了。又將臉湊了上去,妻子的腿又分開了些,她仰起了火紅發燙的臉,咬住了自己殷紅的下唇。

  我隱隱聽到了妻子的呼吸在加重。兒子的雙手放在他母親突翹的屁股上,輕輕的掰開他母親雪白的深深的屁股溝,忘情的在那裏面呼吸著,舔弄著。

  「媽媽,你看,穴裏有水出來了。」兒子的手指忽然在妻子的胯間摸索著,仰了起來,伸到了他母親嬌羞的臉龐前面。

  我看到兒子的指尖上,拉出了一條長長的細細的晶瑩的水絲,那液體那麼的有粘性,拉了好長都沒斷。我知道那是妻子興奮時分泌的淫液了。

  妻子在看著兒子指尖上那長長的亮晶晶的液體後,不由嬌嗔的呢喃了一聲:「壞蛋小佳,你叫媽媽怎麼做飯嗎?」卻將自己那白皙圓潤的屁股往後挺了挺。舒服的喘息著。

  兒子站了起來,飛快的將他自己的褲子扯到漆蓋下面,露出了他那已經完全勃起的硬邦邦的東西來:「媽媽,我要操你,操完了再吃飯好嗎?」

  兒子將他母親的毛衣和胸罩,摟到了妻子的頸部,妻子雪白高聳的奶子垂了出來,那乳頭果然硬硬的翹著,像兩個碩大的堅硬的紅棗,紫嘟嘟的十分誘人。

  兒子的手一下就捂在了妻子雪白豐碩的奶子上,捏動著,又用手指夾住他母親那兩個堅硬的乳頭,在揉搓著。

  妻子的嘴裏,發出了難忍的喃喃聲,她咬著唇,顫抖的將煤氣灶的火苗關掉,回頭嬌媚的兒子道:「你呀,你叫媽媽拿你怎麼辦啊!」

  妻子的褲子落在一條白皙修長的腿的下部,另一條腿赤裸著站在地上。上身的毛衣和胸罩,被兒子掀到了胸口上面,露出了自己潔白豐盈穀翹的奶子。兒子緊緊的靠在了他母親的屁股後面,正舉著那碩大堅挺的性器,在他母親的屁股溝裏面尋找著,挨蹭著。

  「媽媽,是這裏嗎?我進來好嗎?」

  兒子看來是很熟練的了,他將自己巨大的勃起物,找到了他母親火熱的淌著淫液的穴口,輕輕的蹭著,需要的飽漲的已經裂開吐著浪液的陰道口,被自己兒子火熱的硬邦邦的東西抵蹭著時,妻子的表情,馬上變的淫蕩起來,她的手扶住了灶台,將自己的腰放低,雪白的屁股向後拱去。

  「進來啊,小佳,媽媽準備好了。」

  兒子興奮的抓著他母親胸前柔軟豐腴的奶子,低吼了一聲。結實的小腹,就往他母親向後高高掇起著的屁股上靠過去。 

  妻子仰起興奮而火紅的臉,細細的呻吟起來。

  「媽媽,我喜歡把雞雞放在你的穴裏面。媽媽,你的穴裏熱熱的,緊緊的,濕濕的,咬著我的雞雞好舒服啊!」

  兒子將他那粗大的東西,深深長長的塞進他母親需要的濕透的下身裏面,低聲在他的母親耳邊傾訴。

  我看到妻子的嬌軀在兒子的性器整根插進去時,快活的顫動了一下,我的下體也一下就挺直了。我掏出了自己硬起的東西,玩弄著。

  「小佳,媽媽也喜歡媽媽的小穴裏面,塞滿了寶貝的雞雞。好兒子,你這樣緊緊的塞在媽媽裏面,媽媽也好快活啊!」

  妻子趴在灶臺上,歡快而熟練的扭動著她纖細的腰,將自己的屁股一下一下的,往她兒子的小腹上聳去。廚房裏面,一會就響起了她雪白的屁股撞擊著兒子堅實的小腹的「啪啪」聲音,那聲音不大,卻很有節奏,夾雜著兩人不時的哼哼聲和談話聲,讓我聽了血脈噴漲。

  「寶貝,你想不想射精啊。」妻子柔媚的問兒子。

  「不想,媽媽。我只是想這樣放在你裏面,慢慢的動著。」

  「那咱們做一會兒就不做了好嗎,讓媽媽趕緊把飯做好,吃過飯媽媽要小佳狠狠的操,好不好?」

  「那媽媽,你做飯吧,我就放在裏面慢慢的動。不會影響你的。」兒子捏揉著他母親興奮漲大的乳頭,慢慢的用粗大的性器,在她母親濕熱的下身抽送著。

  「壞蛋,不要啊!你這樣硬邦邦的東西,插在媽媽的身體裏,媽媽怎麼能做事呢?好兒子,聽話,再弄一會就拔出來了,明天你又不用去學校,媽媽和小佳哪也不去,就在家,讓媽媽的好兒子操一天,好不好?」妻子低低的回頭對兒子說。

  「吃過了飯,媽媽幫小佳洗澡,媽媽也想吃小佳的雞雞,好嗎?」

  「嗯,媽媽,我也要吃你的小穴。」

  「好的,吃了飯,媽媽把小穴洗的乾乾淨淨的,讓我的寶貝吃好嗎?媽媽喜歡你舔媽媽的小穴。」

  兒子開心的點著頭:「可是媽媽。我現在真的捨不得從你的小穴裏面拔出來啊!」

  「聽話寶貝,總要吃飽了飯有了勁才能幹活啊,你再弄幾下,就拔出去好嗎?媽媽也不捨得你出去,小佳的雞雞在媽媽的身體裏面多舒服啊!那等媽媽做好了飯,你抱著媽媽吃飯,就像上一次那樣,一邊吃飯,一邊操媽媽,好嗎。」

  兒子終於聽話的將他的性器,狠狠的在他母親的身體撞了幾下,然後抽了出來。

  兒子的生殖器上面,全是他母親剛剛興奮時分泌出的淫汁,又多又粘,白白的到處都是,把他那黑黑的陰毛上都弄的水粼粼的。

  妻子回頭看了看從她的生殖道內抽出的性器,那東西因為被她濕透緊湊的陰道腔裏淫液的浸泡和咬合,更加顯得兇狠,狠狠的漲大著,跳動著,看著兒子從他母親的陰道內抽出的生殖器,我覺得我的的確比他小了。

  妻子樂了,那紅漲圓潤的龜頭上面還在往下滴著妻子的淫液。一抖一抖的掙動著。

  「小佳,去擦一下,看你把媽媽的大腿都弄濕了。」

  「嗯,媽媽,那我不穿褲子啦,反正呆會吃飯的時候又要操媽媽。」兒子笑了。

  妻子的臉紅了:「去把媽媽的睡衣拿來,再拿些紙來。」

  兒子脫下了褲子:「媽媽,把你的衣服也脫了吧,我給你拿去。」

  「壞蛋。去穿上衣服,要著涼的。」妻子笑罵。

  就在廚房裏面將自己的衣服和褲子扯了下來,接過兒子遞來的紙,先將自己的胯間擦乾淨了,然後套上睡衣。

  我強壓住心頭燃燒的欲火,等待著妻子和兒子繼續的激情的表演。

  不一會,妻子就把飯做好了。兒子殷勤的幫著妻子整理餐具。

  「來,媽媽,坐到我身上來吧!」

  幫兒子和自己裝上飯後,妻子坐到了兒子對面,笑吟吟的看著兒子:「吃飯了,壞蛋。」

  「嗯,媽媽說話不算數。」兒子不依的撒嬌,端起碗就蹭到了他母親跟前。

  妻子笑著躲開:「幹嗎?壞小子。吃飯了啦!」

  「媽媽你不坐在我身上,我就不吃。」兒子放下了碗。

  妻子笑了:「壞蛋啊,媽媽是怕你累了,吃完就不能做了。」

  「媽媽來嘛,媽媽來嘛!」

  兒子見他母親鬆了口,一把就抱過他母親嬌小的身體。對於健壯的兒子,妻子的身體雖然豐盈,依舊是嬌小的。

  「媽媽喂我吃。」兒子抱著他母親,撒著嬌。

  「真拿你沒辦法,這麼大了還要媽媽喂,羞羞臉啊。」妻子笑了端起碗,就像在兒子小時,還不會咀嚼時那樣,將米飯放進口中咀嚼,然後再嘴對嘴的送入兒子口裡。

  「好香啊,媽媽。」兒子咀嚼著他母親吐入他口內的實物,開心的道。

  「壞小子,吃飯也不好好吃。」

  母子兩就那樣戲謔著,嬉笑著進行則他們的晚餐。幾乎回到了兒子幼小的時候,所不同的是兒子在吞入實物後,會吮住他母親遞過來的舌頭,親吻了。

  這種淫蕩的餵食遊戲,很快的讓他們的情欲高漲起來。兒子的手又不老實的伸進了他母親的衣服裡面,捏弄起他母親的乳頭來。漸漸的,妻子就受不了兒子的挑逗了,臉也開始紅了。

  兒子慢慢就將他母親的睡衣,扯到了腰部,妻子挺起赤裸的上身,抱住了兒子的脖子。輕微的歎息起來。兒子專注的逗弄著他母親胸前漲大的興奮的奶子,手指在妻子那紅腫的乳頭上撥弄,揉搓。又將妻子紫嘟嘟的大乳頭,含進嘴裏,輕輕的咬弄舔吮。

  妻子的呼吸聲急促起來,剛剛沒有得到宣洩的性欲,現在在急劇的升騰。她開始在兒子身上扭動,臉色緋紅。

  我看到妻子的手,伸到了兒子的胯間,探進了兒子敞開的褲扣內,在裡面摸索著,捏弄著。

  我的性器又硬了。

  兒子一邊專注的逗弄他母親腫脹硬起的乳頭,一隻手也撩起了妻子睡衣的下擺,妻子雪白的大腿露了出來,妻子扭動了一下身子,將自己的腿分開些,讓兒子的手伸進了自己的小腹下。

  「媽媽,你濕了,好多水出來了。」兒子的手在妻子的胯下小心的翻弄著,低低對妻子說。

  「嗯,寶貝,媽媽好像又要了……」妻子的聲音更低,緊緊的摟住兒子的脖子。

  「媽媽放進去吧,我也要。」兒子在下面不安的扭動。

  「不要在這裡,小佳,抱媽媽去沙發上。」妻子紅紅的臉偎到兒子的臉龐上,低低的央求。

  兒子站了起來,抱起他那已經情欲高漲的母親,進入了客廳。妻子緊緊的攀在兒子的身上,睡衣下那兩條修長潔白的腿,緊緊纏在兒子的腰間。

  「坐下寶貝,讓媽媽來。」妻子讓兒子坐在了寬大的沙發上,綣起腿饒在了兒子的身體兩側。

  「媽媽,讓我把褲子脫了吧!」

  「嗯,媽媽等不及了,小佳……」妻子急促的喘著,小佳的抬起身子,一手從兒子敞開的褲襠處,熟練的掏出兒子堅硬粗大的東西,套了套。

  「小佳,媽媽現在就要你這熱熱的大雞雞。」

  兒子摟起了妻子的睡衣的下擺,露出了妻子那豐碩飽滿的陰戶,兒子的屁股下方,絲絲屢屢晶瑩透亮的液體,已經垂到了兒子的褲子上,妻子的手,熟練的將他年輕的兒子那粗巨的東西,挪到了自己淌著液體的屁股下面:「小佳,給媽媽……」

  妻子的嗓音顫抖著,纖手早已把那東西,抵住了自己瘙癢的入口。我看到妻子的身體顫了顫,兒子那粗大黝黑的東西,就慢慢消失在他母親那雪白飽滿的屁股下面了。

  妻子放開了抓住兒子性器的手,兩隻手一起板住了沙發寬大柔軟的靠背。開始在他兒子健壯的身體上,扭動蹲坐起來。兒子的雙手,緊緊板住了他母親碩大白嫩的屁股,跟著他母親蹲坐下挫的節奏,慢慢望上迎送他那粗硬的東西。

  出入之間,我看到兒子那黑黝黝的生殖器上面,慢慢就有了一層白白的,像油一樣的東西,那東西隨著妻子加快的蹲挫動作,在不斷的增加,竟然隨著兒子堅硬的東西,緩緩的淌了下來。一會就看到兒子褲子的前襟上,濕了一塊。

  妻子仰著頭,快樂的呻吟著,雪白鼓脹的奶子,就在兒子的臉前面,上下顛蕩著。

  「小佳,媽媽好舒服啊……今天怎麼啦,媽媽覺得下面好熱,好多水啊……」

  兒子伸出舌頭,去舔弄著他母親,不住在他的眼前晃動的硬邦邦紫嘟嘟的乳頭。

  「媽媽,我也感到你的下穴裡面好熱啊。緊緊的咬著我的雞雞呢。」兒子在他母親的身體下面,努力的向上挺刺著生殖器。

  「寶貝,你別動,只要這樣硬硬的挺著就行了,讓媽媽來。啊……媽媽好舒服啊……好像要不好了……」妻子嬌聲浪哼著,速度加快。

  我又聽到了她的下體響起了水聲。再看兒子的褲子,那大大的陽具上面,簡直像從水裡面撈出來的一樣濕粘,他母親成熟的陰道裡面,不停的流淌出來的東西,慢慢由於那過緊的陰道口套弄粗大的陽具時太快太久,竟然變成了泡沫狀的東西,那聲音就隨著妻子起起落落的屁股,不停的唧咕唧咕的響起。

  「寶貝,媽媽真的不行了,哎呀……小佳,你要不要射啊。」

  「不要,媽媽,你來吧,我正硬著呢。」

  「嗯,好兒子,那你忍住了啊!哎呀,媽媽今天怎麼了,怎麼這麼快就要不好了呢,都怪你,小壞蛋,拿這麼硬的東西來弄你的媽媽,啊……小佳啊……媽媽真的忍不住了,小穴裡頭好酸好麻啊,媽媽要丟身子了。寶貝你千萬別射啊……呆會媽媽還要……哎呀……小佳啊……媽媽的小穴要咬你的大雞雞了,你可忍住了啊……」

  妻子大聲浪哼著,屁股動的飛快,那水聲也響成了一片。

  「媽媽,你來吧,我忍著呢!」

  兒子的臉憋的通紅,急促的喘息著,妻子的屁股用盡全力般,狠狠的坐到了兒子的陽具上。劇烈的顫抖起來,雙手也緊緊的摟住了兒子:「寶貝啊……咬住媽媽的乳頭,哎呀……舒服的不得了啊!媽媽的寶貝,你的大雞雞要弄壞你的媽媽了……」

  兒子張開嘴,就吮住了他母親遞到他面前的紫湛湛的乳頭,吞入了口中,輕咬起來。

  妻子的身體開始有節律的抽動起來,被兒子緊緊抱著的雪白的屁股,也在一下下的抽搐。我的欲火幾乎到達頂點,我知道妻子已經丟了身子,我更知道妻子丟身子的時候,那下體的收縮的力量和她的媚態,難為了兒子居然能頂住了沒射出來。

  妻子雪白的身子,足足抽搐了有半分鐘才慢慢停止住。她還在大聲的喘息著,緊緊摟住了兒子的脖子。我看不到她的臉,但想來妻子現在,應該是十分誘人的。

  過了會,妻子回過了神來,抬起臉,看著兒子,媚笑道:「好兒子,真的沒射啊。媽媽夾你那麼緊,居然叫你忍住了。小佳真的長進了嗎。咯咯。」

  「媽媽,差一點就射了,你來的時候,一縮一縮的,弄的我好快活,裡面還流出了熱乎乎的水,好多啊,我差點就忍不住了。」

  妻子笑了,吻住了兒子:「好小佳,媽媽不是教過你嗎,忍不住的時候,就別想著你插在媽媽的身體裡面,就想別的事,一分了心就好了。」

  「嗯,媽媽,今天為什麼不叫我射了,以前你總說,我想射就射別忍著的嗎?」

  妻子的臉紅了,伏到了兒子的耳朵邊上低低的道:「今天星期六嗎,媽媽以前要你射,是因為你明天要上課,媽媽怕你做的久了累了。媽媽今天也好興奮,還想讓寶貝操。」

  「嗯,媽媽,我今天也想操你久些,媽媽,我喜歡操你。」

  「壞蛋,你的大雞雞,現在不就操在媽媽的小穴裡嗎?」妻子淫蕩的低笑。

  兒子來勁了:「媽媽我現在就要操。」

  「等一下嗎,壞小子,媽媽才丟身子,讓媽媽夾著你大大雞雞歇一會,媽媽喜歡這樣夾著你硬邦邦的大雞雞,咯咯,熱熱的燙的媽媽裡面好舒服。」

  「嗯,只要媽媽舒服就好。」兒子乖巧的很。

  「壞蛋,那媽媽這樣緊緊的夾著你,你不快活啊!」妻子的聲音淫蕩的不行。

  「媽媽,這一次換我來操你好嗎,媽媽累了。都出汗了。」兒子體貼的將妻子臉頰上垂下的汗濕的髮絲,捋到他母親的耳後。

  妻子的臉紅了,在兒子的臉上親了一口。從兒子的身上下來時,我看到妻子的身體,抽離兒子陽具的時候,大量的白色的液體,從妻子的屁股下面淌出來,都流到兒子的褲子上了。妻子丟的可真不少啊!

  妻子大概也看到了自己的下身流出的東西,臉也紅了,兒子那直挺挺向上翹起的東西,被妻子夾弄的又紅又腫,大的嚇人,陽具上黏糊糊的,都是妻子體內流出的東西。

  「小佳,把衣服脫了吧,要不回媽媽的房間再做好嗎?」

  「不,媽媽,我想在沙發上操你。」

  兒子扯掉身上的衣服,又將他母親的衣服扯了。妻子看著兒子翹起的沾滿了分泌物的巨大的東西,也動了情。就將腿大大的分開,半躺在沙發上,又伸手將自己的大腿向外板開。

  「來吧,寶貝,操媽媽,慢些兒插進去,媽媽想看著寶貝這麼大的雞雞,慢慢的操進媽媽的小穴。」

  兒子伏到了他母親的上方,雙手抵住沙發的的靠背,低下頭,看著他母親的陰部。

  妻子的下身因為兒子剛剛的操弄到了高潮,現在依舊是紅紅的腫腫的,烏黑的陰毛上,全是剛剛興奮時,身體裡面淌出的淫液,因為剛剛在兒子身上的癲狂,弄的那些濕濕的液體到處都是,小腹下面的陰毛,就顯得雜亂而潮濕,特別的淫蕩。

  妻子也咬著自己的下唇,眼睛直直的注視著自己那紅腫興奮的下身,看著兒子那圓潤粗大的龜頭向自己的下體逼近。

  「小佳啊,慢些啊……看清楚了……別再像上次,把媽媽的毛毛都帶進媽媽的小穴去,把你割疼了。」

  「嗯,知道了,這次不會了,媽媽不是已經教過我了嗎。」

  「咯咯,媽媽的小佳最聰明了。」妻子浪笑起來。

  兒子粗大紅熱的龜頭,從他母親漲裂開的陰唇的下方蹭了上去,我看到妻子的眼睛,都快要流出水一樣的,盯住她自己的胯間。雪白柔軟的小腹,開始顫抖起來。

  妻子呻吟起來,將自己的雙腿又掰的開些,頭也支起來,緊張的看著兒子那粗大的東西,往自己的陰道內送去。

  「媽媽,你的穴口好紅好腫啊,疼嗎。」

  兒子將他那粗大的龜頭,對準了他母親,正往外淌著白白的黏液的腫脹的陰道口。

  「嗯……不疼,好兒子,大龜頭好熱啊,穴口熱烘烘的。沒看到媽媽的穴裡頭流出那麼的的水嗎?怎麼會疼呢,紅腫是因為媽媽剛剛到了高潮的緣故。」妻子顫聲淫哼著。

  「兒子啊,你的龜頭好大啊!看,媽媽的小穴口,都讓他撐的鼓起來了。」

  兒子巨大的龜頭,撐開了妻子紅紅的陰道口,他母親的陰道口,立刻像吞進了一個巨大的東西那樣漲開,像兩邊鼓了起來,妻子那紅腫的陰部,吞入著兒子巨大的龜頭的樣子,要多淫穢就有多淫穢。

  「媽媽,你的穴口鼓起來真好看,像朵花一樣漂亮。」兒子興奮的盯住他母親的下身。

  「壞蛋,那有人把咬著男人的雞雞的女人的小穴比做花的,咯咯,要是媽媽的小穴是花,那現在,媽媽的花朵裡面,插著兒子的大雞雞又算是什麼呢?」

  「呵呵,我看就像,媽媽,舒服嗎。」

  兒子將他那粗大的東西,慢慢往他母親的陰道內塞進去。

  妻子的整個陰部都在漲大起來。她的眼睛幾乎都要瞇成了一條線了。異樣的媚惑。

  「嗯……好小佳……雞雞好熱……好粗啊……滑滑的……媽媽很舒服……」

  兒子的肉具插到一半停了下來,又在往外抽了,我大惑不解,妻子興奮的時候,應該需要兒子盡根進入,狠狠的搗弄才會快活的啊,怎麼兒子的東西進了一半,就往外拔了呢,奇怪的是,竟然妻子也不去阻止,只是興奮的咬著唇,看著自己的下面。

  「媽媽,是這裡嗎?」

  兒子將他的東西,慢慢的抽到妻子的陰道口,只留下一個大大的龜頭,腫腫的撐開著他母親的陰道口:「嗯,好寶貝,你稍微再蹲下點。把大雞雞翹高些,對頂著媽媽的陰道上面往裡插,對了,好小佳,慢些送,感覺到了嗎,寶貝。」

  妻子喘著,指引著兒子,我不解他們在幹什麼,但是一定是能讓妻子感到更舒服更刺激的事。

  「啊……啊……碰到了……小佳,剛剛蹭到了,對……對……就在上面靠近媽媽的騷穴口不遠的地方。對,寶貝,就是這個小突起的地方。哎呀,蹭的媽媽舒服死了……小佳,你的雞雞真大真硬,大龜頭溝子好深啊……一下就勾住媽媽那裡了……」

  妻子閉上眼睛快樂的將臉仰了起來,板著自己雪白豐腴的雙腿的手都在顫抖,看來兒子真的弄到了她敏感的地方了,而且那地方,一定是妻子和兒子在一起後新發現的,因為在我和妻子做愛的過程中間,並沒有這樣的一幕。

  兒子看到他母親被他弄的快活,也十分高興,討好般的挺直了硬邦邦的東西,慢慢的淺淺的在他母親陰道口部,抽送著他粗熱的東西。妻子的快樂帶來了大量的分泌,我看到兒子粗大深凹的龜棱子抽出時,從他母親的陰道裡面刮出了好多白色的體液。

  「媽媽,剛剛你在上面的時候,能碰到那裡嗎。」

  妻子搖著頭,又低下頭看自己的胯間。

  「媽媽剛剛太興奮了,動的那麼快,而且你的大雞雞,深深的插在媽媽裡面,媽媽不能碰的到,只有這樣慢慢的淺淺的抽送,才能碰到媽媽那裡,嗯,好兒子,真的幹的媽媽好舒服啊!」

  妻子興奮的低吟著,眉目間儘是濃的化不開的蕩意。這種母子間淫穢的遊戲,很快弄的兒子激動起來。但他還是強忍著,慢慢的在妻子的體內,抽動他硬的發直的肉具。

  妻子也很快就感覺到了兒子的激動,對於兒子來說,她是絕對成熟的和老練的,她看到兒子強壓住的滿臉的欲火,和兒子已經在隱隱顫動的小腹,就明白兒子忍的有多辛苦了。

  妻子咯咯的輕聲媚笑道:「怎麼了寶貝,受不了了嗎,好了不要磨媽媽那裡了,媽媽裡面也癢了,給媽媽狠狠的來兩下吧。」

  兒子大喜,應了一聲。那黑黝黝紫漲漲的東西,一下就紮進了他母親濕滑的下體內。

  妻子快樂的仰起了臉,嬌呼了一聲。兒子的手緊緊的板住了沙發的靠背,雙腿跨了個大叉步,懸在他母親陰部上方的結實的屁股,像打樁一樣不住的往下拱動。

  隨著他一下下有力的錘打,妻子的叫聲大起來了:「哎呀,小佳,你要頂死你媽媽了。啊……好兒子,慢些,沒人跟你搶的啊。啊……你要弄死你媽媽了……」

  妻子的浪哼聲,讓我極其興奮,我開始飛快的套弄硬起的東西。

  「唧咕,唧咕,唧咕」妻子的陰道內響起了水聲,那樣的體位,加上兒子那樣猛烈的撞擊。妻子的下身立刻就充滿了淫液。

  「啊……小佳啊,大雞雞要把媽媽穴裡的水都掏乾了。寶貝啊,你弄的媽媽快活死了……」

  妻子睜大了水汪汪的雙眼,滿臉春情的看著自己的下身,看著自己的下面,被兒子那粗大堅硬的東西弄出一片水響。臉上的表情既興奮又淫浪。

  我看到妻子的屁股下面的沙發上,白白的體液淌了下來。居然讓自己的兒子弄出那麼多的水。我的欲火高漲。兒子狠狠的挺動著自己年輕堅硬的東西,在他母親緊湊濕透的陰道內抽送。越來越快。

  「小佳,慢些啊,媽媽還沒有舒服呢,媽媽不准你早早就射了,好兒子,媽媽要你操的舒服了才准你射的。」妻子心疼的看著滿臉是汗的兒子,低低的央求他。

  「媽媽,那你爬起來,我要從你的屁股後面弄你。」

  兒子居然在要求妻子換姿勢,為了讓兒子平復一下激動的情緒,妻子欣然應允。兒子從他母親的體內,拔除了堅硬鼓脹的東西。

  妻子翻了個身,馬上趴在沙發上,腰放的低低的,將雪白的屁股聳了起來,兒子的龜頭紫嘟嘟的,滴著妻子陰道裡面帶出來的淫液,站到了他母親的屁股後,伏了上去,龜頭上點點滴滴的淫液,滴淌在妻子雪白高翹的屁股上面,十分的淫穢。

  「來吧寶貝,操媽媽。媽媽要大雞雞了。」

  妻子在兒子堅實的身子下面顫抖著,翹起著白白的豐滿的屁股向兒子搖晃。

  兒子將直挺挺的東西,伸到了他母親分開的屁股溝裡面,找對了地方,哼了一聲,雙手摟住他母親圓潤的肩頭,小腹挺了上去。

  我看到妻子閉上了美目,雪白的牙齒咬住了鮮紅的下唇,頭微微的仰起。我知道那是兒子的東西,深深的刺到了她的陰道底部了。

  每次在我和妻子做的時候,當我最深的插入她時,妻子就會這般迷醉的呻吟。

  兒子堅實平坦的小腹,緊緊的靠在了她母親向後聳起的白白的屁股上了,妻子因為趴伏而下垂的乳房又白又大,因為她的喘息而在顫抖。

  「媽媽,好嗎?」兒子的手探到妻子的胸口,揉捏著妻子因為興奮而硬挺的乳頭。

  「嗯,好小佳,舒服的不得了啊……」

  妻子的臉紅紅的,她睜開雙眼,回過頭,風情萬千的,看著將粗大的性器塞入自己下體的兒子,張開了唇,兒子的嘴迎了上去,兒子的臀部開始動作了,他的速度慢而有力,一看就知道,他已經讓妻子調教成了這方面的高手了,妻子的纖腰也扭動起來,迎合著他兒子的每次插入和抽出,慢而有節奏的,往兒子的腹部聳動著她雪白豐腴的屁股。

  我的性器官越來越硬,越來越熱,在我握著動作的時候,快感也越來越強烈。我壓抑著自己急促的呼吸,看著樓下,自己的妻子和兒子在客廳的沙發上蠕動著。

  母子間的激情越來越熱烈了。

  兒子的速度在加快,好像是妻子要求他這麼做的。妻子的屁股熟練而焦急的扭動著,用身體的語言,提醒兒子應該加快步伐了。

  兩人的肉體撞擊時,開始響起沉悶但是很大聲的啪啪聲,兒子的每一次撞擊,都那麼有力,那種力量是我無法做到的。

  很顯然,妻子喜歡兒子這樣有力的衝擊。每次兒子的小腹前挺時,妻子那圓而白的屁股,總是迎送的恰倒好處,兩人的身體撞擊在一起時,我能看到妻子那雪白的身體,都因為那重重的撞擊而在顫抖。

  妻子開始呻吟,一聲接一聲,慢慢的大了起來。肉擊的聲音之外,我還能聽到妻子的下身,又被她兒子弄出了水聲,唧唧呱呱的,有節奏而且淫糜萬分。

  我幾乎都能想到兒子的生殖器上,此時一定沾滿了他母親陰道腔裡面的分泌,濕滑的在他母親的體內抽送著,這種抽送,也帶給他母親無比的愉悅和快慰。

  「媽媽,舒服嗎?我覺得雞雞好硬啊,好快樂。」

  「嗯,寶貝,媽媽也好快活,穴裡面像要被你的雞雞鑽出火來了!」

  「呵呵,才不,被我鑽出好多水才是真的。」

  兒子戲謔著,將下體繃的緊緊的,快速的在他母親的陰道內抽動著。

  「壞蛋,羞你媽媽了?」

  妻子的臉羞的緋紅,雪白的屁股卻不害羞的,更加有力的往兒子的身上送去。

  妻子的浪態,讓兒子的興奮提升,那堅實的屁股馬上加大了力度和速度,飛快的往他母親的屁股上撞去,那快速的撞擊立刻惹的妻子一陣的嬌哼。

  「嗯,小佳,好像媽媽又要不好了,哎呀……下面好酸啊……小佳啊,你的雞雞怎麼這麼硬啊,蹭的媽媽裡面都要酥掉了……」

  妻子的臉越紅了,雪白的背部,都出現了高潮來臨前紅色的疹子。

  妻子的上身趴的更低,卻將肥碩的屁股,聳到了最高處,她不再去迎湊兒子的撞擊,只是低低的伏在沙發上,任由兒子在她的屁股後面,奮力的用那年輕而堅硬的性器,在她越來越敏感的陰道內衝擊著,磨蹭著。

  「媽媽,你要到了嗎?下面好緊好熱啊!舒服死了。」兒子被妻子將要到高潮的女體,刺激的渾身顫抖,雙手緊緊的握住了妻子纖細雪白的腰枝,將她母親快樂的顫抖著的豐碩的屁股,緊緊的拉向自己,小腹更加快速的往那雪白的屁股上靠去。

  「啊,小佳,媽媽又忍不住了,好舒服,裡面叫你弄得要化了。好兒子,來吧……別忍了,和媽媽一起到,媽媽想被你熱熱的精液灌滿。」妻子的浪叫聲大而淫蕩,雪白的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

  兒子在哼了一聲後,將小腹緊緊的抵住了他母親雪白多肉的屁股,我看到兒子結實的屁股在抽搐著,正在往她母親剛剛到達高潮的依舊敏感的陰道腔裡面,灌入他那年輕火熱的精液。兒子那火熱的精液,射入他母親的下體時,妻子的快樂達到了最高處。我看到了妻子哼叫著,整個身體,都在跟隨兒子射精的節奏抖動起來。

  我的快感也跟隨他們母子的快樂達到最高,熱熱的精液噴了出來。我閉上了眼,舒服的喘息。

  感到手上那熱熱的液體流出的感覺,看著那白白的液體,我竟然激動的流出了淚。是的,我真的恢復了,剛才的快感那麼真切,那麼的熟悉,在兒子和他母親達到高潮的時候,我的身體竟然復原了。

  房間裡面,妻子和兒子已經依偎著進入了浴室。我知道在那關著的門後面,他們依舊在享受著男女間的激情,我知道今夜對於他們,也許是個不眠之夜。

  我閉上眼,一邊為自己的復原興奮竊喜,一邊又為自己兒子和妻子間,這種違背人倫的事情覺得羞恥,甚至憤恨。我該怎麼辦啊?

  週末真的成了他們母子兩性愛的歡樂日子了。


  【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