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情万种的妈妈   少妇小说   

风情万种的妈妈

人們常常說:「白駒過隙,光陰似箭。」此刻正是星期二的上午,我坐在教室裡,一邊聽老師講課一邊苦思冥想著怎麼出學校去家裡的方法。

  那天回家後她問了我打她電話有什麼事情。我對她撒謊說那天去我同學家,看見我同學父母給他買了一台筆記型電腦很羡慕。也想買就打電話給她想徵求她的意見。她考慮了一會兒就同意了,但要我保證會考一定要通過,而且期末考試成績也必須要進班裡的前十名才可以。

  我想了想覺得沒什麼問題,反正也是隨便撒的謊,這樣能白賺一台筆記型電腦更是意外之喜。但她和小夏的星期二之約還是讓我感覺到心癢難耐,想回家一看究竟。

  豁出去的我中午放學還是去跟班主任請了假。我和他說自己有點發燒,想去校外的醫院看病。因為我平常並不經常請假。所以班主任也相信我是真病了,給我開了半天的假條讓我去看病。只是叮囑我要在下午六點以前回學校。我也答應了他後離開學校坐公車出發了。

  在離我家社區很近的一條街下了車,找了一家速食店吃了飯後的我並沒有馬上回家,因為我聽小夏說過他是下午過來。而且現在過去也會被中午下班回家的街坊鄰居看見。我想這也是他為什麼要下午在過來的原因吧。因為如此於是我就找了一家私人開的小遊戲室去玩PS2遊戲機。等玩到二點,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就離開了那兒朝家走去。

  在社區門口的街道上我很快就發現了小夏的別克轎車。想到很快又能看到激情畫面的我不禁加快了腳步。走到我家的那棟樓下,我小心翼翼地觀察了一下周圍,覺得沒什麼問題後,把心一橫,就用手攀住了樓房上外露的下水管道,腰腹用力,手腳並用的往我家陽臺爬去。

  一會兒的功夫我就翻進了我家三樓的陽臺上。貓著腰躡手躡腳地我發現陽臺門是關著的,窗戶上的簾子也是拉上緊閉著。但裡面「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和睡床因為搖晃所發出的「咯吱咯吱!」聲,甚至從我媽嘴裡發出的低吟聲都清晰地傳入我的耳中。我悄悄踱到陽臺門前,非常小心的將門把手轉開,留出了一道縫隙仔細地看著他倆顛鴛倒鴦。

  只見我媽那順直柔滑地披肩長髮散亂的散開遮擋住她的臉龐,渾身上下只有大腿上還穿著一雙黑色的玻璃網眼絲襪,細膩白皙的肉體上正溢出波光粼粼的香汗,一對飽滿圓挺的豐乳隨著身體的前後搖擺而晃動著。

  在她背後,小夏正在奮力地朝她的蜜穴裡挺送著自己那根火熱堅硬的陰莖。

  手也沒閑著,不時對她那雙豐乳捏來揉去。

  此刻我媽正享受著他猛烈地衝擊,神情非常愉悅,嘴裡不住地低聲吟叫著:

  「哦……哦……好棒……哦……好棒!」兩人一個有節奏的抽插,一個有節奏的淫叫,配合顯得非常的默契。

  這樣過了大約十幾分鐘,他停了下來,看著我媽圓潤的翹臀笑著說:「來,寶貝,幫我吸一下。」

  我媽轉過身來淫蕩的看了他一眼後就趴在了他的跨間吸吮起他的陰莖。他坐在床上,把大腿分得開開的,兩手撐著床,看著我媽為他口交。邊看邊還問道:

  「怎麼樣寶貝,好吃嗎?」

  「唔……唔……唔!」我媽沒有回答,瞥了他一眼後朱唇更加用力地上下套弄著。

  他立馬感覺到自己的龜頭酥麻難忍。有些受不了的他連忙從我媽嘴裡抽出了陰莖,一下子撲倒了剛要直起腰的我媽,分開了她的大腿,「噗哧!」一聲又插進陰道裡一下一下的聳動起來。邊弄邊還邊對她說:「寶貝!你的嘴越來越厲害了!剛才我差點就要出來了!」

  「哦……哦……你也好……你也好棒……用力……用力……哦!」此時我媽也正陷入陣陣快感當中,嘴上淫蕩地回應著他。

  「哦!寶貝!好寶貝!我,我,我來了!啊!」聽見我媽的嬌吟浪語,讓他本就處於噴發邊緣的陰莖更加火上澆油,死命地往蜜穴裡頂弄了十多下後就射精了。然後身子向前一傾,整個人就壓在了我媽的身上。兩人抱在一起:「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

  「壞蛋!你壓疼我了!快下去!」一會以後我媽推著他的身體抱怨道。

  他聽了連忙起身,躺在一旁。但還是摟著她的身子壞壞地說:「寶貝,你剛才的表現實在是太騷了!」

  「討厭!你再說!」我媽大嗔,抬手打了他幾下。

  「哎,哎,我錯了寶貝!我不該說你騷,應該是風情萬種,明豔非凡!」他伸手抓住了我媽柔若無骨地玉手放在自己胸前,笑嘻嘻的說著。

  「人家對你那樣就是為了讓你舒服。你還這麼說我!」只見我媽好似羞澀地把頭也靠在了他胸前,嘴裡幽幽地埋怨著他。

  「好了啦寶貝,別生氣了,都是我不對,我道歉還不行嗎?」見我媽有些傷心,他把頭貼在她的耳邊一邊親吻她的耳垂一邊道歉。

  「壞蛋!」我媽輕啐了他一句後也靠著他。

  兩人躺在床上休息著。過了大約十幾分鐘過後,他突然起身對我媽說:「差點忘了,寶貝,你等著,我有東西要送給你。」說完就下床離開臥室去拿東西,沒多久他手裡拿著一個小盒子又走了進來。把盒子放在我媽手上對她說:「來,寶貝,打開戴上試試。」

  我媽有些好奇地把盒子打開,頓時一隻泛著銀色光澤,款式高貴典雅的名牌女士腕表呈現在她的眼前。她把表拿出來戴上一試,表身剛好合適。便有些幸喜地問他:「這是歐米茄的吧?多少錢買的?」

  「沒多少,才三萬不到。」他大大咧咧地回答。

  「哎呀,太貴重了!這我不能要!」我媽話說完就想把表摘掉放回去。

  「哎,別這樣,琴姐。」他拽住我媽的手說道。只聽他繼續說:「琴姐,只有你在我眼裡才是最完美的!這東西戴在你手上只不過是更加襯托出你的氣質而以。你要是覺得不好的話就扔了它,不要還給我。」

  我媽一聽,覺得他有些生氣,便連忙解釋道:「不是的天洪,琴姐我沒別的意思。就是感覺你送我這麼貴重的表讓你太破費了!你不要多想。」

  「沒事的,琴姐,你看這表戴在你手上多好看!拿著吧!」他繼續勸說著我媽。

  「可是,可是這表被我老公看見了怎麼辦?」我媽還有些遲疑。

  「沒關係的,他要是問了你就說這是水貨嘛!這樣他就不會懷疑了嘛啊!」

  他替我媽想出了解決辦法。

  「哦,那好吧!謝謝你了!天洪!」我媽接受了這禮物並感謝他。

  他聽了高興地說:「謝什麼啊琴姐,咱都那麼熟了還用的著客套嗎?以後只要你想要什麼就跟我說,只要我買得起的都會買給你的。」

  「天洪,你這樣說我可就不高興了!琴姐和你在一起不是圖你的錢!」只見我媽有些不開心的對他說道。

  「哎呀,琴姐,我也不是那個意思啦!你也別亂想,我是真心喜歡你的!你不相信的話我就發誓!」他也連忙解釋著。

  剛要發誓我媽就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後柔聲說道:「好了天洪,我相信你。琴姐也喜歡你的!」

  「琴姐!」看著我媽柔情似水的嬌媚模樣,他輕叫一聲後又將她撲倒在床,壓在身下,趴在她那柔肌滑膚、豐腴的嬌軀上輕輕吻著。

  我媽眉目間春意猶存,俏麗嬌膩的花容紅潮未退,媚眼微啟嬌態可掬地看著他在自己身上的動作,輕聲低語道:「又想要了嗎?」

  「嗯!」他一邊輕舔著我媽的玉頸一邊答了一句。

  「那來吧,壞蛋!」只見她明豔照人的芙蓉嫩頰羞紅似火,嬌羞地道。說完就迎了上去,用暖香柔軟的紅唇吻住了小夏的嘴,濕滑甜膩的丁香妙舌伸入了他的嘴裡。他也一口含住我媽的濕滑滑的香舌貪婪地吸吮起來。

  一時間整個房中又是春光旖旎,鶯聲燕語不斷。兩人熱吻了一陣後很快就進入了狀態,我媽成熟女人淫浪風騷的本能已經被他完全引發出來了,只見她壓在他身下的赤裸嬌軀輕輕扭動著,一雙美妙的秀目微睜,白淨的臉頰上一抹紅霞。

  朦朧的眼波如秋水般流轉,洋溢著渴望的情思,微微的喘息偏仿佛在告訴小夏她這時的需求。

  「寶貝,我知道你要什麼。」此刻他邊操弄著我媽邊親吻著她的耳垂輕聲說道。

  「什麼?」媽媽微睜雙目,喘著氣,身子迎合著他的動作邊問道。「寶貝,你要的是我那熱熱的精子,你想要那個,對不對,對不對?」

  他邊說邊把拇指指頭伸到我媽的唇邊去讓她吮吸。「唔……唔……是啊……我就想要你的那個……快給我……快給我吧!」我媽吮了幾下他的拇指後吐了出來開始淫叫道。

  他看著我媽的嘴裡傳出斷斷續續令人銷魂的呻吟聲,開始用手指揉捏著那兩粒飽滿得如成熟的葡萄一樣的乳頭。下身不停的發力,嘴上也胡喊著:「啊!寶貝!老婆!你的奶子好爽!你的乳頭好爽!我又要來了!來了啊!」這樣抽插了一會兒後,他加快了速度,然後:「啊!」的大叫一聲,又將自己的精液灌入了我媽的子宮。

  我媽渾身不停地顫抖,享受著再一次高潮的餘韻,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了。

  他把陰莖抽了出來,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我媽的陰唇間緩緩流出。

  「呼,呼,寶貝!你真是個尤物!」他上氣不接下氣摟著我媽對她說道。我媽沒有說話,只是用自己豐滿白皙地嬌軀緊緊貼著他,雙手向後環住了他的脊背溫存著。房間內立刻安靜了下來。

  過了好長一段時間,只見他爬了起來,手撐著床,望著還躺著的我媽向她問道:「寶貝,家裡有酒嗎?」

  「幹什麼啊?」我媽睜開了雙眼,不解的問。

  「我想喝。」他對我媽說。

  「家裡只有啤酒,在廚房冰箱那兒,你自己去拿吧。」我媽手指著臥室門外的方向嬌慵無力的說道。

  他聽完就從床上下來去拿啤酒,片刻功夫他就拿著一罐青島啤酒走了回來,一邊喝一邊還對我媽說:「寶貝,你喝不喝?」

  「不用了,我在家一般都不喝酒的。」我媽支起了身子,靠在床頭上對他答道。

  「來吧,喝點。我喂你。」只聽他說完後張口喝了一點含在嘴裡,又爬上了床來到我媽身邊。慢慢地將嘴靠過去,正對著我媽的朱唇,想要把自己嘴裡的酒喂進她的嘴裡。

  「死相!」我媽輕啐了他一句。認命般的張開了自己紅潤嬌豔的朱唇,他立刻就將酒從口中灌進了我媽的口中。隨即兩人就唇齒相纏,忘情地親吻在一起。

  吻了一會兒,他離開我媽的朱唇,倒出一些還拿在自己手中的啤酒,把它灑在了我媽那豐挺圓潤的乳房上面。嘴湊了上去,輕緩地、溫柔地在那裡舔舐著。

  我媽則露出了迷離的神情。嘴裡輕聲的低吟著:「哦……壞蛋……又要使壞了……哦……好舒服!」他聽了又轉移了陣地,又把酒倒在我媽那還穿著黑色網眼絲襪的大腿上繼續舔吸著。我媽頓時就感覺非常享受,手拽著床單發出呻吟,好似天籟一樣。

  弄了一會兒,他從我媽身上起來站在床上,把酒倒在了自己的陰莖上面,語氣輕佻地對我媽說:「寶貝,來吧!」

  「就你花樣多!」說了一句的我媽非常配合地直起身軀,跪在床上吸吮起他的陰莖來。

  他感受著我媽潤滑的舌頭在自己陰莖肆意的攪動,感到有些頭暈目眩了,快感連連。就馬上用雙手扶住了她的腦袋,手指深深地抓著她那柔華順直的秀髮,拼命地往前送著;下身也不由自主地抽送起來。

  「唔……嗯……唔……嗯!」我媽的嘴裡發出了含糊不清的聲響,鼻腔中發出令他銷魂的呻吟。套弄也並沒有停下,頭部前後聳動得越發激烈,長髮甩得如同波浪般湧動。這時他突然抽出了陰莖,拖拽著我媽將她放倒,自己跳下了床站在地板上,手托起了我媽的圓潤翹臀,對準後一下子就插了進去,雙手抱住她的纖腰,大開大闔地抽送起來。

  很快,我媽就到了高潮,暖暖的陰道裡一陣痙孿,裡面的肉緊緊夾住他的肉棒,再加上陰道口也緊縮,令他每一次進出都有無比的快感。他看著這個已經被自己征服的中年美婦嬌喘亂吟心裡非常自豪,下身也一陣陣地顫抖,嘴裡不禁吼道:「我操!我操!操死你!操你!」

  「你操啊……操死我吧……我快要死過去了……啊啊啊……快點快點!」只見我媽口中一面大聲淫叫著,一面雙手緊緊拉著床單,翹臀發瘋一樣向後迎送。

  就這樣小夏一口起沖插了幾十下,終於在我媽的蜜穴裡一瀉千里,而她的臀部則高高翹起,瘋狂抖動著迎接著他的一次次噴射。

  再一次瘋狂結束了,他從後面摟著我媽的腰肢,陰莖放在她的臀縫裡,靜靜地躺著。這時見我媽扭過頭對他問道:「天洪,你到底喜歡我哪一點?」

  他湊到我媽耳邊說:「你說呢,我喜歡你的一切,你的紅唇,你的挺拔豐滿的乳房,你誘人的陰部,你雪白香滑的嬌軀,你渾圓的玉臀,總之一句話,你哪樣都好!」

  我媽聽了緊緊抱住他溫柔地說:「天洪,謝謝你對我那麼好!我也喜歡你的一切!我這輩子是註定不能當你的老婆了,但我可以當你一輩子的情人!只要你不嫌棄我!」

  小夏聽了我媽的表白也很激動,他親吻著我媽的紅唇說道:「寶貝,我一定會好好對你的!放心好了。」

  我聽著裡面的山盟海誓,心情寥落地起身悄悄離開,順著來的原路爬下了樓回學校去了。

  【完】
评论加载中..